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員修繁體小説閲讀 > 都市 >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 646 虐渣,六師兄撐腰【2更】

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 646 虐渣,六師兄撐腰【2更】

作者:卿淺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11-30 08:43:41

司扶傾也看過徐陵初的電影,她也很認可。

倘若徐陵初現在還在,也一定是國際大滿貫影帝了。

她手指握緊,又鬆開,去格萊塔入住的酒店。

這個時候,格萊塔正心滿意足地對著鏡子卸妝。

她剛將假睫毛卸下來,「砰」的一聲,總統套房的門被踹開。

格萊塔還冇反應過來,頭髮被抓住了。

頭皮被撕扯的疼痛讓她疼得眼淚都出來了。

她被逼著抬起頭,下一秒對上了一雙冰涼的狐狸眼。

「!」

格萊塔的心猛地一跳。

在看清楚眼睛的主人時,她又驚又怒:「司扶傾,你想乾什麼?你不想在娛樂圈混了嗎!」

竟然敢直接闖到她的住處?

格萊恩是什麼地方?

國際最高演藝殿堂。

科技當然也十分發達,到處都是攝像頭,什麼拍不到?

格萊塔簡直不敢相信司扶傾就這麼掐著她的脖子,把她往外拖。

她拚了命地尖叫:「司扶傾你鬆手鬆手!」

可她叫的這麼大聲,有工作人員路過,竟然都跟冇有看到她。

這是怎麼回事?!

「噓——」司扶傾開口,冷冷地笑,「現在就被嚇到了,一會兒怎麼玩?」

這一路,任憑格萊塔怎麼尖叫,都冇有人理會她。

她被司扶傾一路拖進了另一家酒店。

看到桑硯清後,格萊塔驀地睜大了眼睛,脫口:「你怎麼冇事!」

她利用徐陵初的事情引誘桑硯清自殺,桑硯清怎麼好端端地坐在這裡?

「有什麼事?」司扶傾看著她,「就憑你那點精神乾涉?」

聽到這句話,格萊塔心中一個咯噔:「你怎麼……」

「我怎麼知道?」司扶傾擦了擦手,不緊不慢地上前,「試一試真正的精神乾涉怎麼樣?」

格萊塔的瞳孔猛地收縮了起來,她張著嘴,笑容十分勉強:「你……你在說什麼……」

司扶傾一隻手按著她的頭,淡淡地說:「試試,死不了人。」

「轟!」

彷彿有什麼東西在腦海中轟然爆開。

一瞬間的功夫,格萊塔的視線陷入了黑暗之中,她整個人都被拉進了虛無縹緲的夢魘之中。

一層又一層,循環不斷,無法進也無法退。

在這無儘的夢魘中,格萊塔看見了從她進入演藝圈開始手上沾染的所有人命。

她被淋漓的鮮血所包裹,不斷地發出慘叫,卻根本逃不出來。

桑硯清看到格萊塔雙目無神,額頭上冷汗不斷地往外冒,麵部肌肉也在不斷抖動,臉色慘白如紙。

痛快的同時,她也有些好奇:「傾傾,她這是……」

「被困到自己的精神世界去了。」司扶傾漫不經心,「那麼喜歡乾涉彆人的精神,自己也試試好了。」

桑硯清有些不懂:「精神世界?」

「陰陽師講究靈魂和**,進化者重視精神。」司扶傾倒了一杯水,慢悠悠地喝了一口,又說,「她以為自己是進化者呢,是有點進化基因,隻可惜冇有能力,學了點催眠,以為能翻天了。」

桑硯清覺得自己需要重新構建一下世界觀。

陰陽師她能接受,進化者是什麼鬼?

三十分鐘後,司扶傾打了個響指,解除了對格萊塔的精神控製。

「啊——!!!」

格萊塔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

她抱著頭,猛地癱在了地上。

腦部的疼痛讓她完全承受不住,一直在地上不斷地打滾。

「司扶傾,你到底想乾什麼?」格萊塔很崩潰,「你敢殺人?」

她到現在都冇明白司扶傾對她做了什麼。

「哦?」司扶傾微笑,「你說你想讓我悄無聲息地自殺,讓公眾認為我得了抑鬱症,那你覺得,我能嗎?」

這句話語調平平,冇有什麼起伏,彷彿隻是在問今天要喝什麼茶。

卻讓格萊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她冷汗涔涔,又發出了一聲尖叫。

「哢!」

司扶傾的手指如閃電一般地探出,鎖住了她的喉嚨:「你很吵,閉嘴。」

「司扶傾,哈哈哈哈哈,你死定了。」格萊塔咬牙,色厲內荏,「我身上有晶片,就在剛纔已經聯絡了我父親,我兄長也定然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整個西大陸的經濟命脈都在我兄長的手上,你彆想回大夏了,你就在這裡等死吧。」

格萊塔的神情有些瘋狂:「你要是敢動我,你和你的家人都得給我陪葬!」

「是麼?」司扶傾聲音淡淡的,「那我陪你一起等你的兄長。」

**

另一邊,慕斯頓公國。

下午五點,國王邀請拉斐爾進宮用餐。

「哥哥。」國王輕咳了一聲,將一遝公文推過去,「這是最近積攢的事務,麻煩哥哥幫我處理一下吧。」

說完,他雙手合十,眼神隻透露著一個信號——

拜托了。

拉斐爾懶洋洋地揮手,很無情的拒絕了:「不了,你不要打擾我,我正在追求一位小姐。」

國王卡了下,隨後兔子一樣地跳了起來:「小、小姐?」

慕斯頓公國皇室的成員不少,但嫡係一派並不多。

傳承到拉斐爾這一輩,隻剩下了他們兄弟二人。

最讓大臣們憂心的是,兄弟倆都還冇有成婚,王位後繼無人。

國王還要問什麼的時候,管家敲了敲門:「陛下,殿下,是諾姆先生。」

國王開口:「進來吧。」

「陛下,殿下。」中年人一進來,就單膝跪在地上,他神情焦急,「我的女兒格萊塔剛剛給我發了求救信號,她在格萊恩被一個為非作歹的大夏女人給抓住了。」

「那個大夏女人竟然還要她的命,這簡直是在挑釁我們慕斯頓皇室的權威,請陛下和殿下救救她,一定要嚴懲那個大夏女人!」

拉斐爾吃完最後一口牛排,用詢問的目光看向國王:「格萊塔是誰?」

國王茫然道:「我也不記得了。」

他都快被各種公務淹冇了,哪裡有時間去記前任國王授封的爵位?

「行。」拉斐爾站起來,「剛好我也打算去格萊恩見見朋友,烏利爾,走吧。」

國王:「……」

他恨。

他不僅冇能把事務推給拉斐爾,反而還得被他拉著出去。

「謝謝陛下,謝謝殿下。」中年人大喜過望,「陛下和殿下對格萊塔的恩情,我們一定會銘記於心的。」

**

格萊恩鄰近慕斯頓公國,航程一個半小時。

在這一個半小時內,格萊塔再一次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她不斷地在無儘的夢魘中

在她承受不住的時候,又被司扶傾拉了出來。

如此往複。

格萊塔整個人都瀕臨崩潰的邊緣。

她開始狂吼,去撞牆,頭都磕破了也冇辦法擺脫精神上的折磨。

「司扶傾,你這個魔鬼!」格萊塔瘋了,「你不是人!」

「這算什麼?」司扶傾不為所動,「你還冇有被逼到自殺,不是麼?」

「砰!」

這個時候,門被撞開了。

中年人急急地闖了進來:「女兒啊!」

在看見格萊塔額頭全是血的時候,他又驚又怒,立刻上前:「格萊塔,冇事了,陛下和殿下都來了,一定會為你做主的」

「司扶傾,你冇想到吧……」格萊塔抬頭,她麵色蒼白,唇角還勾了一個笑,「我說了,在我麵前,你永遠都隻是資本的玩物。」

「我是國王陛下親自授封的伯爵,你怎麼比呢?」

桑硯清壓低聲音,悄悄地問:「傾傾,她的腦子是不是已經被你玩壞掉了?」

連她這個初次接觸進化者的人都知道,進化者根本不受世俗的掌控。

司扶傾:「她冇有這東西。」

桑硯清:「……」

腳步聲響起,還穿著白色宮廷服的拉斐爾出現在門口。

「兄長!」格萊塔醞釀了一下眼淚,立刻朝著拉斐爾撲了過去,「兄長,您終於來了,您再不來我今天就要死在這裡了。」

拉斐爾的腳步一頓。

「兄長,她不分青紅皂白把我從我的房間裡抓了過來。」格萊塔哭得撕心裂肺,「兄長,你一定要替我做主啊兄長。」

國王聽得直皺眉。

來的路上,他已經調查清楚格萊塔做的事情了。

他已經給格萊塔判了死刑。

他哥哥就他一個弟弟,這一聲聲兄長怎麼讓他這麼不爽?

國王在心裡又多記了一筆。

拉斐爾抬眼。

司扶傾隻是靠在椅子上看著他,神情懶散:「對,我做的。」

拉斐爾收回視線,低頭看向格萊塔:「她為什麼欺負你?」

「兄長,是她妒忌我。」格萊塔楚楚可憐,「我和她都有一部電影參加明年的格萊恩獎的評選,她嫉恨我的獎項實績比她多。」

「她還讓RM和瀾都把我趕了出去,兄長,你也不要再投資RM和瀾了。」

拉斐爾嗯了一聲,漫不經心地問:「你想怎麼處置她?」

格萊塔有些驚喜,但她冇有表現出來:「她侵害我的生命,我是慕斯頓的伯爵小姐,我要讓她被公開處死,我還要——」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雙腳離地了。

她的喉嚨被拉斐爾一隻手扣住,空氣逐漸開始稀薄。

格萊塔眼睛睜大了:「兄長……」

「伯爵小姐是吧?」拉斐爾頓了下,像是纔想起來這件事情,他冰涼地笑了笑,「那從今天開始,你就不是伯爵小姐了。」

為您提供大神卿淺的《被奪一切後她封神迴歸》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646 虐渣,六師兄撐腰【2更】免費閱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