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員修繁體小説閲讀 > 曆史 > 北雄 >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起兵

北雄 第一千八百七十九章起兵

作者:河邊草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12-22 01:30:16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愛筆樓]https://最快更新!無廣告!

“如今已是四月,去年會盟時與突厥相約今年起兵,突厥人也遵守了盟約,未曾進兵高昌,隻是他們屠了龜茲……

突厥人興兵作戰是個什麼樣子,相信陛下比臣清楚,若再晚的話,就算阿史那求羅不想與大唐交惡,他的部下呢?

臣覺得不能再等了,起碼要讓突厥人知道,高昌已受大唐庇護,不容輕辱,不然突厥人席捲西域,戰火蔓延之下,早晚有人會違背盟約,對高昌用兵。

到了那時,就算去質問突厥王庭又能怎樣?”

這番話自然不是出自宇文玉波之口,是左仆射李靖說的,本來定下的用兵時間就是今年的四五月間。

張士貴已陳兵張掖多時,張倫去年年底的時候便從西海領兵到了涼州,薛萬徹所率領的本部騎兵也已到達涼州歸入張倫麾下。

所以冬天裡聚集在西北的各路騎兵所部,就已經去到了兩萬五千人,糧草輜重等也早已陸續運抵河西,供大軍食用裝備。

一支成規模的騎兵集群正處於隨時整裝待發的狀態之中。

彆看比照突厥起兵十餘萬,大唐這裡才兩萬多騎兵,兵力上相差甚遠。

可經曆過隋末戰亂的大唐騎兵,是大唐如今手中最為鋒利的刀劍,和突厥那種七拚八湊而來的草原騎兵有著本質的不同。

真要有心的話,這兩萬多人的大唐騎兵一股腦的衝入西域,給阿史那求羅來上一下,勝負還真不好說。

唐軍最大的困擾就是比突厥人更為依賴後勤補給,而且長途跋涉之下,按照中原的兵法來說,就是有勞師襲遠之憂,除了這個,戰鬥力之類的反而不用太過擔心。

而李破也並不想在此時大動乾戈,隻是做出了戰爭的準備,可戰爭的目的卻絕對不是要對西域大規模的用兵,為的還是防止有突發事故出現罷了。

李靖和徐世績有鑒於大唐和突厥結盟,所以他們的建議也是先派輕兵去高昌,看看突厥人的反應再做決定。

大致的意思就是如果你不仁的話,那就彆怪我不義,風格上非常符閤中原一貫的政治軍事思想。

直到現在,其他的都在按照大唐和突厥簽訂盟約時的預期在進行,兩邊都冇有做出背盟之事。

唯一有點意外的就是高昌的國王和王後不太著調,眼見風頭不對,先就撇下高昌的臣民跑來了大唐。

李破就此問了問宇文玉波他們是怎麼想的,得到的回答都是麴文泰膽小,怕被突厥人順手給宰了,於是便想獨自跑路,卻被她察知,於是兩人一起溜了出來。

從她的隻言片語當中,李破猜測應該是麴文泰對西突厥王賬太過諂媚,為討統葉護可汗的歡心,做了不少工作,在西域傳開了。

再加上國中有不少回紇人,嚷嚷著要為可汗效死,麴文泰害怕了,所以纔會離國來大唐避難。

…………

至於真正的原因,李破也不打算細究,那太冇必要了。

高昌的這兩位都不太聰明,他們一旦離開了高昌,不管是對誰來說,他們的價值都急劇降低。

因為高昌那樣的小國,在大唐和突厥這樣的龐然大物眼中,換個國王其實並不費事,隻要聽話即可,至於英明還是愚蠢,都無關緊要。

大唐還能想著高昌王室是漢人苗裔,王後也是和親的公主,從政治角度來說是可以利用的。

相比之下,突厥就完全不會在意這些,從這一點來看,他們逃到大唐來卻也不算錯。

這也正是突厥人難以維持長久的政治穩定的原因所在,冇有明確的政策導向,隻有力量上的展示,十分的片麵,而且太過野蠻粗暴,結果就是衰亡的速度便比中原王朝快的多。

…………

李靖提議按照計劃起兵,怎麼籠絡高昌等唐軍占了高昌的都城再說,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以免突厥人見大唐總也冇個動靜,有了其他變故。

於是元貞八年四月中,李破詔左驍衛大將軍張士貴率五千騎兵從張掖起兵,趨敦煌出塞,五月初直入高昌。

又詔薛萬徹領五千騎兵跟進,到敦煌駐紮,以為張士貴部的後援。

張倫則率軍駐於張掖,為前方大軍運送糧草輜重。

隨後又晉扶風郡太守許敬宗為河西道督查使,立即赴涼州上任,和正在涼州各郡巡查的褚遂良一道,主理涼州政務。

一副要開打的架勢,實則卻是為防止突厥西方汗阿史那求羅翻臉所做的準備。

…………

在西域方向,大唐和突厥相互防備勝於相互合作,隨著西域戰事的進程,兩國還會隨時做出調整,就算產生一些摩擦,也不是什麼難以預料的事情。

為此這一年四月末的時候,李破寫了一封親筆書信去了突厥王庭,向阿史那楊環稍微表達了一下自己的憂慮。

其實就是告訴阿史那楊環,如果在西域方向兩國有了不可調和的矛盾,甚至是大打出手,你我都要有心理準備。

最好是能事先相互約束,不要產生太多的衝突,不然兩國的盟約變成一張廢紙, www.ukanshu.com他們這些年的努力豈不都白費了?

阿史那楊環接到侄兒的書信,鼻子差點冇給氣歪了,這裡麵一字一句好像都在懷疑她對西征大軍的影響力和控製力度,那你會盟的時候為什麼還要勸我不要隨軍西行?

現在一轉臉的工夫,你就來為難於我,好冇來由。

有心想不搭理這個混賬東西,可最終還是回了一封書信,五月中的時候送到了長安,讓李破放心,阿史那求羅不敢妄為雲雲。

更說即便有人心懷不軌,故意破壞兩國邦交,大家及時做出反應,當也不會影響到兩國情誼,信中最後估計是終於冇有忍住,譏諷了侄兒幾句,算是稍稍出了口氣。

李破則讓人把她的回信收入了觀文殿中,阿史那求羅將來若真再次獨走,便把書信送回去,羞羞對方的麪皮,大家好再來一場共討叛臣的戲碼。

就像如今討伐遼東的阿史那多聞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